“江小白将在生产、研发、供应链等方面持续加大投入,开发多元产品矩阵。”近日,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小白”)完成C轮融资时,创始人陶石泉对外称,围绕“农庄+酒庄”继续做深酒业全产业链。

这是时隔一年之后,江小白再次完成新一轮融资。据了解,此次江小白的C轮融资由华兴资本旗下华兴新经济基金领投,正心谷资本、招银国际资本、坤言资本等资本跟投。和上一轮融资一样,江小白亦未对外披露此次的融资额度及公司的投后估值,且对市场消息称投后130亿元的估值予以否认。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自2017年完成B轮融资后,江小白融资速度由2年一轮,变为1年一轮。有市场投资人士表示,融资提速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江小白要建立自己的酒业生产基地,以及深耕全产业链,都需要大量资金投入。

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白酒行业竞争激烈,虽然江小白成功打入年轻群体,但其品牌底蕴的基础仍然单薄。“做深全产业链更多是营销策略,对于企业营收表现的帮助并不大。”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说。

融资估值受关注

近日,江小白宣布完成C轮融资,华兴资本、招银国际资本等知名投资机构成为江小白的股东。自此,江小白背后集齐了大部分头部VC机构,包括红杉资本、高瓴资本、IDG资本等。

对于此次融资,江小白并未披露融资额度和估值,并刻意回避了关于公司上市等相关问题。其创始人陶石泉称,“受疫情影响,今年上半年整个行业消费量大幅削减,江小白逆势完成C轮融资,感谢用户对江小白近10年的喜爱和投资机构对江小白产业布局的认可。”

然而,江小白的融资额度于估值仍然是市场关注的热点。此前有媒体报道,江小白投后估值约130亿元,但这一数据被江小白方面否认。沈萌认为,白酒行业竞争激烈,江小白的品牌底蕴相对单薄,因此其估值参照不应高于已上市的白酒头部企业。

记者了解到,根据重庆市政府对外披露数据显示,2019年江小白营收近30亿元。这一数据在19家白酒上市企业之中,介于水井坊(600779.SH)的35.39亿元和ST舍得(600702.SH)的26.50亿元营收之间。当前,水井坊和ST舍得的市值分别约为339亿元和121亿元。

若对比上述两家上市公司营收和市值,市场消息称的江小白的估值是否合理?随后,记者就相关问题联系江小白相关负责人并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仍未收到回复。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估值受影响因素较多,主要还是看公司的品牌、营收以及现金流情况。江小白的品牌知名度高,营收也已经达到了一定的规模,不过上半年受疫情影响,大部分消费企业现金流都受到一定的影响,而江小白还要在生产基地建设方面投入大量资金,因此,此次融资也排除资本趁机压低估值的可能。

此外,江小白融资之后,其何时上市也受到广泛关注。记者注意到,此次江小白的投资方中,华兴新经济基金、招银国际资本均多以成长期和后期投资为主,这让市场再传江小白上市的消息。

虽然,江小白尚未官宣IPO时间表,但不可否认的是,江小白越来越受到投资机构的欢迎。在沈萌看来,江小白是被作为网红快消品,因此机构目标是快速催大后上市。

“江小白营销投入也非常大,因此登陆资本市场是短期内的目标。”沈萌表示,江小白登陆创业板的可能性最大,但是如果注册制没有全面推出,那可能还要排队。

加码产业链

在此次融资的用途上,江小白对外称,将全部资金投入到生产技术端,进一步加大技术研发、工艺优化、老酒储备等方面,继续做深酒业全产业链。

据了解,目前江小白已初步形成完整的全产业链布局,核心资源包括重庆酿酒规模第一的江记酒庄、百年老字号“驴溪酒厂”和两万亩高粱种植基地,具备5万吨原浆酒生产能力和3万吨储藏规模。其中江记酒庄投资规模超过20亿元。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江小白是将白酒年轻化、扩大白酒在年轻群体消费基础的典范,其核心能力仍是在品牌营销方面,做深全产业链更多是营销策略。另一方面,持续数年的“江小白”商标之争,也是促使其持续加码产业链的一个重要原因。

记者了解到,2016年,江小白与原合作的重庆江津酒厂(集团)有限公司展开了旷日持久的“江小白”商标的争夺。在此之前,江小白创始人陶石泉注册的四川新蓝图商贸有限公司负责销售的江小白,正是由江津酒厂负责生产。

最终江小白赢得了商标之争,但与江津酒厂的合作也走到了尽头。因此,从2018年开始,江小白一方面宣布投资30亿元打造全产业链,在重庆江津区投资20亿元建设生产基地;另一方面也不断收购重粮酒业有限公司等企业完善上游生产环节。

沈萌表示,江小白Allin全产业链更多是营销策略,因为白酒行业产业链短,核心就是品牌的影响力和黏性,“至于产业链,对企业营收表现的帮助并不大。”

在白酒专家蔡学飞看来,江小白加码全产业链,除了补上产品生产方面的短板外,隐藏背后的是加强对渠道的管控。他表示,由于江小白是靠营销起家,并不过度依赖于经销商,所以在除了本地市场有较为扎实的推广之外,其他地区的渠道管控能力并不强。

记者了解到,江小白在深耕全产业链的同时,也提出开展“千千计划”,即帮助1000家经销商实现数字化转型和在线化运营,从而实现单位客户1000万元以上收益。全面升级渠道生态,赋能经销商,以促进江小白自身业务的有效增长。

一位北方地区的江小白销售人员告诉记者,在线下渠道方面,餐饮渠道是江小白开拓的重点渠道,在餐饮店除了有江小白的产品展示外,还赠送商家江小白海报、江小白的餐纸盒、牙签盒等物品。

记者在实地走访调查中看到,在餐饮渠道,江小白被摆放在柜台显眼的位置,产品品类以表达瓶为主,100ml规格的江小白售价在20元~25元不等。而江小白主打的果味高粱酒、“梅见”产品则较少出现。

不过,江小白能否成功走出重庆,实现全国化的布局还有待验证。一位北方地区的经销商告诉记者,餐饮渠道是江小白线下的主要销售渠道,但其消费群体相对小众,利润也较低,周围的经销商很少考虑做江小白酒。

白酒专家晋育锋表示,江小白在川渝地区的渠道建设比较扎实,因为其主要销售区域在南方地区,北方市场仍需拓展。这与行业有关,小酒的火爆只是行业性的,在部分区域的部分消费者阶层中小酒品类深受欢迎,但在全国市场层面上还要加强布局。(本报记者李向磊北京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