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的工作就是查查账户余额,然后到ATM机上取钱,90后小伙傅小宝(化名)在姐姐、姐夫的“启发”下过上了轻松惬意的生活。

前不久,经江苏省无锡市惠山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傅小宝因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6个月,其姐姐傅某和姐夫邹某均被立案。

生于1994年的傅小宝,疫情期间没有了生活来源,其姐夫说有个轻松又来钱的活儿,傅小宝满口答应。

这项工作很轻松,傅小宝的支付宝和银行卡里时不时收到其他账号转来的钱,他只要从ATM机上取出现金交给姐夫,就可以每天拿到400元的工资。

傅小宝3月26日“奉命”取了5笔款,共计4.06万元。他知道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因为转钱给他的不只是姐姐、姐夫,还有不少陌生账户。

邹某说,上家每天给他2%取款费,相当于取1万元给200元工资。为了照顾傅小宝,邹某给他开400元一天的固定工资。至于钱究竟从哪里来的,邹某不了解。

司法机关算了一笔账,今年3月至4月中旬,傅小宝先后“协助取款”约293万元,高峰时每日取款数额达10万余元。

傅小宝账户上的这些钱当然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相关材料显示,本案中,全国多地的多名被害人,因下载了“某某贷”“某借条”等软件误入骗局。被害人下载App后,填写信息提交后,便显示贷款已发放,不过被害人查询账户后会发现钱款被冻结。客服告诉被害人,因为其输错银行卡号才导致账户被冻结,支付数千元即可解冻。客服后续还会以激活银行账号等名义不断要求被害人转账。被害人谭某下载“互信金融”App后,申请贷款6万元,因“银行卡错误”无法取款。在客服步步“指点”下,谭某陆续向对方转款19笔,合计27万余元。

警方根据涉案资金流向,在云南抓获了傅小宝,对这一系列电信诈骗犯罪追根溯源后发现,傅小宝是处于下游的“工具人”。根据案件情况,惠山区人民检察院对傅小宝的姐姐傅某、姐夫邹某等4名涉案人员进行立案侦查,正在进一步斩断链条、深入挖掘幕后犯罪嫌疑人。

(唐晓宇 王栋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