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集团前会长李健熙去世,韩国政界、财界、经济界、民间团体和人士也纷纷表示哀悼,高度评价李健熙的贡献。

然而,韩国民主劳动组合总联盟、韩国劳动组合总联盟等劳工组织同时也再次批评了三星集团在李健熙掌舵时期阻挠成立工会等违法做法。

李健熙是三星集团创始人李秉喆第三子。1987年起担任三星集团董事长,领导三星重塑品牌和业务,成长为韩国最大企业集团。三星系企业市值一度超过韩国股市总值30%。李健熙本人也连年高居韩国富豪榜首位,遗产达到约160亿美元。

“老派”财阀的复杂遗产

李健熙身后留下的除了庞大的财富帝国,还有一系列难以评说的遗产。

李健熙作为企业家的创新精神和领导力受到了一致肯定。他在三星创立50年之后“二次创业”的故事为很多人津津乐道。投资半导体产业的敏锐判断力,以及在短短十几年时间把三星电子从零开始做到执全球内存业界牛耳的经营能力,确非常人所能及。

然而创造这些奇迹的背后,还有朴正熙时代以来韩国“财阀体系”的功劳。也就是政府通过贷款、税收等各种优惠政策,帮助大型企业集团超常规发展。

韩国媒体预测,执政党推动的《保险业法》立法后,三星关联企业交叉持股的控股结构将受到重大影响,届时三星生命和三星火灾可能只能保留三星电子股票总额的3%,大约有价值约170亿美元的股份必须出售。这样一来,李健熙之子李在镕作为三星集团控制人的地位是否稳固,三星的经营权是否会分散,可能对企业发展产生重大影响。

“富三代”面临全新挑战

从2014年开始,李在镕掌控三星电子已经6年。期间虽然半导体业务增长强劲,智能手机业务却遭遇中国企业的贴身追赶,软件业务、云服务等一系列新兴业务未见明显起色。

李健熙的去世和全球政商环境的巨变,已经让三星来到一个新的分水岭。虽然在短期内韩国的财阀制度仍然难以动摇,但是新兴的高技术企业和广大中小企业的实力正在壮大。韩国社会正在变得更加透明和公平。韩国财阀已经难以像以往那样获得国家和社会的支持。

在中国崛起、中美关系紧张的国际大环境下,在技术、市场诸多领域受制于人的三星,如何从战略高度因应全球变化,将是对其领导人胸襟和谋略的考验。

韩国有媒体分析,李在镕必须像他的祖辈和父辈那样,拿出应付挑战的勇气,大胆进行结构调整,果断开辟新路。如何构建符合新环境要求的经营领导体系,描绘新的经营蓝图与经营理念,是摆在李在镕面前的一大课题,也是三星股东投票支持李在镕的关键。

很多人士认为,在韩国这样传统的社会,李在镕无法在父亲卧病在床的情况下加快接班进程,也不能对三星的经营方针做出大的变革。这种看法也许正确。但是同样也要看到,李在镕面对的局势已经不同以往,恐怕已经很难像父辈那样实权在手,杀伐决断。

三星的股权已经进一步分散。自上而下的垂直领导体系,已经不再适合创新为王的经营环境。三星一度独善其身的经营作风也已经不再符合要求公平的社会环境。

三星本身也在发生不可逆转的变化。实际控制人已经难以像以往那样得心应手地调动资金和资源。

从创始人时代开始,三星始终通过核心小组插手集团各上市和非上市子公司业务。小组名称从最开始的秘书室,到废止秘书室成立结构调整本部,到改编为战略企划室,直至2010年改编为未来战略室,核心职能始终未变,核心小组也一直是三星的最高权力机构,“神一般的存在”。

虽然从法理角度,核心小组并没有独立法人身份,组织架构上为集团各子公司代表组成,但实际权力则凌驾于分公司之上,服务于会长一人。不仅可以调动子公司的资金和人力资源,也能够左右其经营路线。

2017年,三星集团在韩国检方对其进行的特别调查结束之后,正式宣布解散未来战略室,子公司转为独立经营。之后“三星集团”这一名称也不再使用。同时,从已故三星创始人李秉喆时开始持续召开的周三社长团会议也被取消。为了防范官商勾结事件再次发生,三星集团的对政府业务部门同时解散,并规定对外捐款、赞助超过一定标准,须经子公司理事会或理事会隶属委员会批准。

在李在镕领导下,三星电子2019年发表了《半导体愿景2030》,确立了2030年成为系统半导体世界第一制造商的目标。如果计划顺利完成,届时三星电子将成为半导体业两大业务门类的全球双冠王。前景如画,然而前路不乏挑战。

经营权之外,李在镕还面临很大的经营压力。这种压力更多来自竞争对手。

三星电子已经是行业巨头,拥有巨大的潜力。半导体之外,三星还选定了5G移动通信技术、人工智能、自动驾驶汽车为未来产业。不久前发布6G白皮书,描绘了6G发展路线图。

李健熙辞世后,三星集团发表官方声明表示,李健熙的“遗产将是永恒的”。也许在很多韩国民众看来,三星也是永恒的。而现在,三星的李在镕时代已经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