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时随地点开手机就能找对象,大数据匹配对象,视频、直播实时交流……有人在平台找到真爱,有人直呼都是骗子,近年,互联网相亲平台转型升级,疫情期间直播相亲一度火热。

中央财经大学数字经济融合创新发展中心主任陈端分析,“云相亲”行业转型升级不是单纯由疫情触发的,而是市场需求的催化以及技术条件成熟提供了支撑。极光大数据分析师唐欣表示,互联网相亲平台要持续投入对用户建立风险评估准入和预警机制。

相亲故事:他们在互联网上寻找爱情

一个月前,1994年出生的周业在手机视频平台刷到一个直播相亲APP的广告。直播相亲?周业好奇地下载了APP。填了性别、昵称、年龄、学历等基本资料,之后上传头像,系统会提示上传真实、清晰头像,否则不能注册成功。

没多久,便有红娘邀请周业连麦了,按了接受后,周业进了直播间的男嘉宾位置。正在连麦的还有一名红娘和女嘉宾,同时还有围观的观众,不时有人在对话框下留言互动。红娘先介绍了基本的直播规矩,例如不可裸露上麦,可以给对方送礼物,然后根据男女嘉宾填写的资料介绍双方的基本情况,也问双方的择偶条件。场子基本热起来了。

周业从事外贸工作,健谈。对网上的信息,他留了个心眼,他点开女嘉宾的资料,看了对方的头像和基本资料。“照片看上去斯斯文文的,聊天时觉得对方声音比较粗犷。”发现不太合适,周业便下播了。

在罗定市的李敢也用过直播相亲平台。从事汽车维修工作,认识的女孩子少,身边的人都结婚了,加上家人的催促,快30岁的李敢有了压力。上个月,他下载了直播相亲APP。睡前躺在床上注册,之后就上麦了。

第一次连麦时,他遇到了一个清远的女孩,界面显示俩人的地理距离是200多公里,对方的资料写着身高1.56米,体重100斤,未婚。在直播间聊得不错,加好友的话要送52朵玫瑰,一元能买10朵玫瑰,玫瑰购买分60朵、300朵、1080朵等套餐,60朵起购。当晚,李敢送了几个“一心一意”的礼物给女嘉宾,每个礼物要1111朵玫瑰。下播后,李敢在平台上加了女嘉宾为好友。之后俩人加了微信。第二天下午,女孩提出见面。

缘分似乎真的来了。李敢当晚就去了清远,开了3个小时车。

见到女孩之后,“完全是两个人,身高只有1.5米,体重147斤。而且对方是离异,有一个女儿。”李敢觉得不符合女孩在直播间所说的,“都是骗人的”。

不过,在广州工作的王晶晶在互联网上找到了真爱。一年前,1992年出生的王晶晶了解到一个相亲小程序并进行了注册。用了小程序一个月左右,有一个用户向王晶晶发出了好友申请。王晶晶看了对方的资料,90后,程序员,居住地在广州,“下面的资料卡他写的比较简单,基本看不出什么信息量。”在平台上聊了觉得挺合适,王晶晶和对方加了微信,差不多一个星期之后就线下见面了。相处了一段时间,俩人确立了男女朋友关系,如今计划明年结婚。

“云相亲”转型升级:

市场需求大及技术条件成熟

2018年,在一家知名互联网公司做产品经理的李二狗想找对象,但发现线下交友的效率很低。

在这个过程中,李二狗认识了很多女生。之后,在一些女生的求助下,他帮她们把个人资料发到公司内部的论坛上,反响不错,陆续有人找他帮忙,李二狗就做起了公司内部的业余月老。

2018年11月,李二狗开了微信公众号“单身青年自救平台”。2019年6月,李二狗辞职全职做相亲交友公众号。2020年1月1日,单身青年自救区小程序正式上线,通过大数据为用户匹配对象。如今,平台用户上百万,主要集中在北上广深四座城市。

张丁文在婚恋行业做了八年,他是嗅到互联网婚恋行业的商机入行的。

今年3月,他创立的糖呗APP正式上线,线上和线下都有平台,线上只有移动端,以自主甄选+直播相亲+红娘牵线为主打。“我们解决了传统相亲的两大痛点,时间和金钱成本高,以及陌生人社交容易尬聊”,张丁文告诉记者,直播相亲在任何地方抽出3~5分钟就可以进行,节约了时间,而且直播聊天免费,交友价格低,节约了金钱。平台还配置了第三方红娘,避免陌生人社交的尬聊情况。

“云相亲”伴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而发展。根据易观分析的《在线婚恋交友行业年度综合分析2020》显示,2013年-2019年,中国互联网婚恋交友市场收入规模呈现上升趋势,到了2019年已经达到55.9亿元,预计2022年将达到77亿元。此外,2020年春节期间主要婚恋交友APP的人均使用时长大幅增加,其中伊对增加了7.7%,珍爱网增加了18.9%,百合婚恋增加了88.7%,世纪佳缘增加了114.5%。

陈端告诉记者,实际上“云相亲”的转型升级不是单纯由疫情触发的,而是市场需求的催化,以及技术条件成熟提供了支撑。具体到直播相亲,今年上半年,以直播电商为代表的直播经济崛起,直播各种条件成熟,其中包括对用户的引导以及市场对此的接受程度,“过去,直播是相对小众的行为,今年上半年成为大众化、常态化的现象。”在唐欣看来,移动端、直播等“云相亲”之所以流行还在于这个模式在结识和筛选对象的方面比较高效,成本比传统相亲网站更低。

问题:安全保障需大量投入 盈利仍需多元化

事实上,互联网相亲交友存在很大的信任成本。唐欣指出,传统的知名相亲平台已建立了信赖感,相对有优势。互联网相亲平台需要对用户建立风险评估准入和预警机制,这方面需要持续投入,因为这些平台的用户经常会变动,忠诚的用户比较少。其次在展示用户信息和保护隐私方面要做好平衡。

新兴进驻的移动端相亲平台清楚意识到这一点。李二狗告诉记者,他用了投资款的七成做小程序的研发和用户安全保障。目前以身份证、学历证和工作证去做认证,接入了学信网等认证系统,还购买了第三方成熟的云服务做保障。而张丁文则表示目前投入了400万元做平台安全保障。而伊对也表明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做风控,每年投入七八千万元。还对平台上的红娘做培训和管理,建立了红娘黑名单制度。

除了平台要获得用户的信赖外,云相亲平台在盈利上存在局限性。不同于其他社交平台,相亲平台用户多数属于一次性消费,即用户找到对象就不会再回到平台上了,用户黏度不高。

针对这点,唐欣认为,未来随着平台流量的增加,可以利用广告变现,或平台组织线下营利性活动来实现变现。陈端建议,平台可以从简单的相亲延展到整条婚恋产业链,甚至围绕婚恋主题不断拓展线下的各种服务场景。“为打破云相亲的服务局限,未来可以把线上的服务优化,把合作伙伴的生态体系构建纳入平台的发展战略中,如此才能面对资本更好地讲述自己的发展故事。”(周业、李敢、王晶晶为化名,李二狗为别称)(策划/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张宇、曹腾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何钻莹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苏韵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