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头顶“床垫第一股”光环、净利率超过10%上市的喜临门家具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喜临门,603008.SH)实控人陈阿裕已将其所持有的该公司股份全部质押。

据该公司最近公告显示,自2020年10月29日起,陈阿裕将其所持有的422.81万股股份全部质押予绍兴柯桥汇金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占陈阿裕所持股份比例100%,占该公司总股本比例1.09%,质押融资资金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需要注意的是,《投资时报》研究员留意到,该公司自上市后,盈利能力逐步走低,跨界影视传媒行业经营结果不尽如人意,债务端也面临较大压力。

喜临门今年三季报显示,其存货周转天数为134.13天,去年同期则为113.37天,将时间维度拉长来看,2012年—2019年,其存货周转天数已由78.56天增加至117.71天。存货周转天数的增加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该公司流动资金使用效率较低、变现能力有待提高。

此外,据该公司2019年年报数据显示,其床垫、床、沙发产品中,床垫库存量为18.89万张,同比增加22.03%;床库存量为3.19万套,同比上涨42.07%,沙发库存量为1.1万套,同比减少8.8%。可以看到,该公司床垫及床的库存量均处于同比增长的态势,这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上述两款产品产销背离度较大。

截至2020年11月9日收盘,该公司股价收于15.58元/股,最新总市值60.36亿元。

盈利稳定性欠佳

公开资料显示,喜临门主要从事设计、研发、生产和销售以床垫为核心产品的高品质客卧家具,主营业务包括民用家具业务、酒店家具业务和影视行业三大业务板块,产品涵盖床垫、床、沙发及其他配套客卧家具。

日前,该公司披露了2020年三季报,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其业绩呈现出增收不增利的现象,其中营收为34.53亿元,同比增加3.02%;归母净利润为1.8亿元,同比下降37.33%;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为1.35亿元,同比减少64.29%。

《投资时报》研究员留意到,喜临门自2012年上市后,营收规模一直呈现连续上涨的趋势,而归母净利润则在上升、下降的状态中呈现较大波动,这或从侧面反映了该公司主营业务盈利的稳定性欠佳。分析人士认为,一旦出现原材料价格上涨、市场竞争加剧等外围环境波动加剧的情形,势必会对其盈利的持续性、稳健性产生重要影响。

具体来看,以该公司年度归母净利润数据为分析基准,2012年—2019年,其归母净利润曾于2019年到达最大值3.8亿元,而于2018年却录得亏损4.38亿元,可以看到,该公司归母净利润最高点与最低点的差额绝对值高达8.18亿元,这从一定程度上印证了其盈利水平的确难言稳定。

进一步分析来看,《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该公司自上市以来的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处于大幅波动的状态,且2014年、2018年其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均为负值,即便在同比增速为正的年份中,其波动也呈现过大的现象。此外,越靠近现今,该公司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波动越大,且其销售净利率已由2012年的11.34%下降至2019年的8.47%,反映出其盈利能力在走低。

需要注意的是,从整个家具行业来看,中国家具出口增长在疫情之前已出现放缓趋势。2019年中国家具出口额为560.93亿美元,同比增长0.96%,增速较2018年同期下降7.71个百分点。此外,近些年,中国家具行业发展迅猛,国内竞争加剧,同时,国际性家居品牌商的进入进一步加剧了市场竞争,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使得行业平均利润率下滑。考虑到该公司上市以来盈利能力的大幅波动,未来在竞争日趋激烈的市场环境中,其能否保持稳健的盈利水平仍未可知。

5.38亿元商誉或面临减值风险

喜临门在主营家具业务的基础上,曾于2015年宣布进军影视传媒行业,然而,经过几年发展,此次跨界结果并不尽如人意。

《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该公司过往公告了解到,早在2015年2月,喜临门就公布了重大资产购买预案摘要,据预案摘要显示,该公司以现金7.2亿元收购周伟成、兰江持有的浙江绿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城绿城传媒)100%的股权,该收购价格较绿城传媒2014年账面净资产增值率高达1181.08%,且收购后喜临门将绿城传媒更名为浙江晟喜华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晟喜华视)。

与此同时,此次收购伴随有业绩承诺,绿城传媒于2015年—2017年三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6850万元、9200万元、12000万元。然而,绿城传媒2016年未完成业绩承诺,补偿金额1566.19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绿城传媒主营业务为电视剧的投资、制作、发行及衍生业务。近年投资和发行的主要电视剧作品包括《家有父母》《护国大将军》《代号十三钗》《喋血孤岛》等多部电视剧。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收购只是短暂提升了喜临门业绩,2015年—2017年,该公司归母净利润处于连续上涨趋势,合共实现归母净利润6.79亿元,而2018年其归母净利润即大幅亏损4.38亿元,其中,影视业板块营收同比下降79.96%,毛利率为-31.66%,较上年同期大降85.88个百分点。同时,因晟喜华视2018年经营业绩不达预期,该公司对晟喜华视计提商誉减值2.89亿元。2019年晟喜华视再度亏损-6201.52万元,该公司计提商誉减值准备245.76万元。

据三季报显示,截至报告期末,该公司商誉余额为5.38亿元,需要注意的是,未来若因宏观经济环境的恶化或被收购公司的经营出现不利,则该公司将存在商誉减值的风险。

偿债压力较大

三季报显示,截至2020年9月底,该公司货币资金为9.65亿元,同比增加16.69%,较2019年末下降7.92%;现金到期债务比为7.16%,同比下降12.19个百分点,较2019年末减少17.46个百分点。其中,现金到期债务比的下降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该公司资金流动性趋弱,到期偿还债务的能力在降低。

与此同时,截至三季度末,该公司负债总额为35.85亿元,同比增加3.98%。将时间维度拉长来看,2012年9月30日—2020年9月30日,该公司负债总额由2.22亿元上涨至35.85亿元,年复合增速为41.58%,其中流动负债在总负债中占据绝大部分份额。

负债激增这一点也从该公司年度财务数据中得到验证,《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其近些年财务数据注意到,自上市以来该公司负债总额呈现连续上涨趋势,由2012年的2.35亿元增加至2019年的37.81亿元,年复合增速高达48.72%,同时间区间内,流动负债也由2.35亿元上涨至35.34亿元。此外,该公司流动比率由2012年的3.89大幅下降至2019年的1.09,同时间周期内,速动比率由3.4减少至0.76,均从侧面反映出该公司面临较大的债务压力。

进一步分析来看,在该公司今年三季度末35.85亿元的总负债中,短期借款为15.49亿元,同比增加14.57%,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为13.83亿元,可以看到,短期借款、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合计占其总负债的比例高达81.79%。

将时间维度拉长来看,《投资时报》研究员留意到,2018年9月底—2020年9月底,该公司短期借款分别为12.92亿元、13.52亿元、15.49亿元,货币资金分别为6.05亿元、8.27亿元、9.65亿元,货币资金均无法覆盖其短期借款。(《投资时报》研究员 林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