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间低俗表演、诱导打赏、封禁主播借壳复出……网络音视频及直播行业发展迅猛,为我们的生活不断注入新力量、带来新创想,但伤害网络内容生态、影响青少年健康成长的现象仍时有发生。

音视频直播平台存在哪些内容痛点?如何标本兼治、管建并举,为音视频直播行业的长远发展保驾护航?12月2日,在“2020音视频直播绿色内容生态共建峰会”上,与会专家共议内容生态治理,助力音视频商业向上向善。

痛点——四类违规行为需警惕

数据显示,2020年音频市场用户规模将达到5.42亿,而且多为“90后”群体。在语音社交玩法深度发酵的同时,“软色情”等违规不良内容也在趁机侵蚀着优质内容的骨血,甚至将线上危害转移至线下。

据南都网络内容生态治理研究中心发布的《音视频直播平台内容痛点及治理创新报告》显示,发生在平台内的主播常见违规行为归纳为四种类型:第一种是沉疴已久的直播间低俗表演、传递不良价值观等行为;第二种是主播及其经纪代理的诱导打赏行为;第三种是利用直播间等公开渠道售卖违规资源或者色情服务;第四种是已遭平台甚至行业封禁主播通过换马甲、换平台借壳复出,比如,注册小号、采用“变声器”以身犯险。

在内容审核方面,行业审核能力参差、中小平台审核力量薄弱的问题依然存在,最鲜明的表现是对举报处理的响应迟缓。今年7月,南都网络内容生态治理研究中心曾对13家直播平台的举报便捷度和反馈效率进行实测,在举报部分直播间低俗内容后,12小时内有8家平台作出回应,38%的平台没有回音,部分平台虽通过私信告知用户已接收到举报,但48小时内均未给出任何后续进展消息。

治理——丰富违规内容库以判别

播客发布“软色情”内容、语音聊天室色情表演……音视频直播行业如何实现安全与发展的平衡?在数美科技创始人唐会军、快手社区安全事务总监陆兴华等看来,音视频平台治理“软色情”面临的挑战,主要包括极端特殊场景识别困难,违规内容不断裂变且形式多样,亚文化衍生新的语言体系使平台捕捉难度变高等。

针对“软色情”现象屡禁不止的问题,中国传媒大学文化经济研究所所长张洪生指出,应不断丰富违规场景库、案例库,把更多可能性纳入到低俗内容判别标准中,同时要重视对软色情灰黑产的打击。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研究员石月表示,平台需要发挥关键作用,加强平台文字、图片等内容监控,加大语音审核巡查技术研发力度,提升高质量内容输出能力等。(记者 付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