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7日,拉夏贝尔发布的一则公告让乌鲁木齐银行再度进入大众视野。公告显示,拉夏贝尔旗下子公司因未按时偿还乌鲁木齐银行一支行5.5亿元贷款,该行随即发起诉讼,请求拍卖、变卖相应抵质押物用以优先偿还本金和利息合计金额高达5.8亿元。

屡陷大额纠纷诉讼的同时,乌鲁木齐银行高管也频繁发生变动,该行IPO进程自2017年以来,已长达三年处于辅导备案阶段。

屡陷大额纠纷诉讼 资产质量存隐忧

12月7日,拉夏贝尔发布公告,旗下全资子公司拉夏贝尔服饰(太仓)有限公司(下称"拉夏太仓")接到江苏太仓市人民法院《传票》、《实现担保物权申请书》、《受理案件通知书》及《实现担保物权异议权利告知书》,原告乌鲁木齐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乌鲁木齐四平路科技支行(下称"乌鲁木齐四平路科技支行")起诉拉夏太仓,请求法院拍卖、变卖抵押物,并将价款优先偿还借款本金5.5亿元人民币、借款利息 3296.51万元人民币。

公告显示,乌鲁木齐四平路科技支行受高新集团委托向拉夏贝尔全资子公司新疆通融服饰有限公司(下称"新疆通融")发放5.5亿元贷款,拉夏太仓将其持有的部分房地产作为抵押物、嘉裳仓储100%股权为质押物为此笔贷款做了抵质押。

2019 年 11 月 26 日,乌鲁木齐四平路科技支行与新疆通融订立《委托借款合同》,贷款期限为 12 个月,自 2019 年 11 月 26 日至 2020 年 11 月 26 日,借款利率为 6.8%,

同时约定,如在规定期限内没有全部支付利息的,对拖欠的部分视同本金按在原利率的基础上加收50%计算利息,即承担复利利息,也就是通俗理解的"利滚利"。

因该项借款到期及新疆通融流动性困难等原因,新疆通融未能及时归还该项贷款,乌鲁木齐四平路科技支行随即发起诉讼,请求拍卖、变卖拉夏太仓名下两处抵押房产,该两处抵押物的价款优先偿还借款本金 5.5亿元、借款利息 3296.51万元,合计总金额超5.8亿元。目前案件已被受理,尚未开庭。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从拍卖到最终顺利变现需要一定时间周期。一般而言,法院执行房屋拍卖需先委托评估机构估值,估值出来后还需委托拍卖机构拍卖,如若一拍流拍,会再次降价展开二次拍卖,二拍再度流拍,则会根据情况组织变卖。除此之外,法院查封裁定书、评估报告、拍卖裁定书都需要送达双方当事人,也会花去一部分时间。

记者注意到,如此大额的诉讼纠纷对于乌鲁木齐银行而言不是首例。根据今年1月份的一份裁判文书显示,乌鲁木齐银行与安信信托公司(下称"*ST安信")存在超4亿元的信托收益权纠纷。

裁判文书显示,乌鲁木齐银行原为《安信·普惠民生集合资金信托合同》项下受益人,在该信托中享有5亿元信托资金,折合5亿份信托单位所对应的信托受益权。2018年7月12日乌鲁木齐银行与*ST安信"签订《信托受益权转让协议》,乌鲁木齐银行将依据上述信托合同所享有的5亿元信托资金,折合5亿份信托单位所对应的信托受益权及相关一切衍生权利转让给*ST安信,双方确定信托受益权转让日为2018年7月12日,*ST安信应于转让日将全部转让价款一次性付至乌鲁木齐银行指定账户,合计全部转让价款金额为5.35亿元。

上述《信托受益权转让协议》签订后,*ST安信仅陆续向乌鲁木齐银行支付了转让价款1.35亿元,以及延期付款违约金1548.63万元(截至2018年12月29日)。据此计算,截止2019年5月22日,*ST安信仍欠乌鲁木齐银行转让价款4亿元,逾期违约金1104.63万元(自2018年12月29日至2019年5月22日,按照年利率7%计算)。

最终,法院判决*ST安信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乌鲁木齐银行支付信托受益权转让价款4亿元、违约金1104.63万元。

值得关注的是,*ST安信于去年5月"爆雷",多个项目出现逾期违约,根据不完全统计,截止目前,*ST安信涉诉金额已超过200亿元。2020年6月15日,上海银保监局对*ST安信开具《行政处罚决定书》中披露了31个违规项目名称,《安信·普惠民生集合资金信托合同》就是其中之一。

屡陷大额诉讼纠纷的同时,乌鲁木齐银行的资产质量状况也不容乐观。根据该行历年年报数据显示,自2017年以来,该行不良贷款和逾期贷款规模逐年上涨,截至2019年末,不良贷款余额为13.82亿元,逾期贷款余额为15.02亿元。

高管变动频繁三年三任行长乌鲁木齐银行漫长IPO之路

时值年末,监管加速了银行IPO推进进程,先有厦门银行的正式上市,后有上海农商行、重庆银行、齐鲁银行成功过会,而乌鲁木齐银行自2017年与海通证券签订备案辅导协议以来,长达3年多的时间,该行一直处于备案辅导阶段。

根据中国证监会2020年10月最新公布的乌鲁木齐银行辅导工作进展报告显示,本期辅导期间为 2020年7月1日至2020年9月30日,辅导的主要内容涉及股权结构、高管变动等。值得关注的是,该行此前多次的辅导工作,涉及的多与股权和高管变动有关。

记者查看中国银保监会网站显示,自2017年以来,乌鲁木齐银行高管变动相对频繁,三年时间,行长变更了三人。根据乌鲁木齐银行2017年年报显示,该行行长为杨黎;2018年10月11,新疆银保监局核准任思宇乌鲁木齐银行行长任职资格;2019年3月6日,新疆银保监局核准刘亚东行长任职资格。

除此之外,2017年以来至今,该行先后共有5人被核准副行长任职资格,共有8人被核准董事任职资格。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高管的频繁变动不利于银行的稳定经营和发展,对银行的持续经营带来不小的挑战。

根据乌鲁木齐银行2020年三季度报告显示,截至今年9月末,该行资本总额为1629.34亿元,负债总额为1480.64亿元;实现营业收入为24.14亿元,较上年同比下滑3.92%;净利润为10.01亿元,较上年同比下滑6.90%;不良贷款率为1.76%,较上年同期下降0.13个百分点。

公开资料显示,乌鲁木齐银行成立于1997年,是由原城市信用社改组的基础上组建的地方性股份制商业银行,截至2019年末,乌鲁木齐银行股本为40亿元。(记者李娜 实习记者 孙晓宇 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