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存款的下架风波仍在持续。继支付宝悄然下架所有互联网存款产品之后,周末两天,腾讯理财通、百度度小满、京东金融、平安陆金所等头部互金平台也相继跟进。

正值年底“揽存大战”,存款监管趋严,银行高息揽储的招式买少见少。除了下架互联网存款,值得关注的是,近日六大行齐发公告,宣布明年起定期存款停止靠档计息的方式,而实际上,这也是监管针对整个银行业的要求。机构分析师指出,高息存款产品监管趋严,受冲击最大的是中小银行,其负债端将面临挑战。

头部平台均已下架 已购产品用户不受影响

12月18日,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登录支付宝发现,支付宝理财页面已对银行存款产品进行了下线处理。

对此,蚂蚁集团方面回应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称,根据监管部门对于互联网存款行业的规范要求,目前蚂蚁平台上的互联网存款产品均已下架,只对已购买产品的用户可见,持有产品的用户不受影响。

蚂蚁作为行业巨头,其下架举措在整个互金行业引起了“地震”,周末两天,腾讯理财通、百度度小满、京东金融、平安陆金所等头部互金平台也相继跟进,下架了所有互联网存款产品。

有互金平台相关人士告诉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目前监管尚未就互联网存款产品出台相关规定,也未有对平台进行窗口指导,下架行为多是平台或银行自身的选择。

总部在华南的某银行相关人士也表示:“目前暂未收到相关监管文件或口头通知,不过,近期监管对互联网存款产品的问题和风险发声后,我们就进行了内部研讨,认定了整改大方向,接下来我们也会及时调整相关业务。”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表示,金融监管也已经开启了“数字化转型”路线,预计后续《商业银行互联网存款管理暂行办法》等类似文件将会发布。

值得一提的是,所有头部互金平台均表示,下架互联网存款产品后,已购买相关产品的用户不受影响,仍可在平台上看到。

热销背后风险暗涌 监管已多次发声

互联网存款实际上是银行通过互联网平台进行销售的存款产品。近两年,随着银行理财产品收益持续下滑,互联网存款产品以“保本高息”的特征吸引了众多投资者,在京东、度小满、支付宝等主流三方平台上合作的银行家数持续增多。据了解,目前头部互联网平台在售存款产品的银行约有50家。特别是对于部分中小银行而言,此类产品已经成为吸收存款、减轻揽储压力的重要手段。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近期两度针对互联网存款产品发声。

就在12月15日,央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在第四届中国互联网金融论坛上表示,第三方互联网金融平台销售银行存款产品的业务,属“无照驾驶”的非法金融活动,应纳入金融监管范围。

而更早前,11月13日,孙天琦公开发布了《线上平台存款:数字金融和金融监管的一个产品案例》文章指出,互联网平台存款带来的问题主要包括:通过分段付息等方式变相抬高存款利率,扰乱存款利率市场机制;地方法人银行偏离业务发展定位,利用互联网平台将存款业务拓展至全国,已成为全国性银行;高风险银行通过互联网平台吸收存款,饮鸩止渴,流动性隐患突出。

“通过互联网平台吸收存款的银行主要为地方中小银行甚至村镇银行,借助互联网平台的流量优势,有银行平台存款规模占其各项存款比重达83%,且其中异地存款占绝大部分。这种模式突破了地方法人银行经营的地域限制,部分地方银行通过互联网金融平台得以从全国吸收存款,从负债业务看已成为全国性银行。”

此外,孙天琦还指出,大部分互联网平台将各家银行的存款产品以利率高低进行集中展示,利率高的排名靠前,进而导致流量的差异,加剧了银行间竞价吸收存款的行为。不仅扰乱了市场利率机制,也容易误导消费者简单将利率当成购买产品的唯一导向。对于此类比价行为,必须深入研究,性质不明时应先予以禁止。

中小银行负债端承压

而对于此次互金平台纷纷下架互联网存款产品,有互金平台相关人士透露,实际上,对于平台众多业务来说,存款这一块业务的利润贡献不算大,因此影响有限。最大的影响莫过于揽存压力大的银行。

苏筱芮同样认为,互联网存款管理趋严,受到冲击最大的群体是中小银行,“因为中小银行的资本补充渠道不及大行,对存款的依赖程度较高,尤其是民营银行因为缺乏网点,更加依赖线上吸储,中小银行的负债端将面临挑战。”

前述银行相关人士也认为,目前正是银行揽存冲刺“开门红”的关键时期,头部互金平台集体下架互联网存款产品,对依赖线上渠道的中小银行将带来较大冲击。

值得关注的还有,就在12月14日,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邮储银行同步发布公告,自2021年1月1日起,提前支取靠档计息的个人大额存单、(定期)存款产品,对于提前支取的计息方式由“靠档计息”调整为按照支取日活期存款挂牌利率计息。

据了解,“靠档计息”的方式已被监管定性为不规范存款“创新”产品。虽是六大行发布公告,但实际上涉及整个银行业。去年年底,在监管的窗口指导下,今年年初开始,各家银行新发行的大额存单、定期存款等产品,已经停止了靠档计息的方式,同时逐步压缩该类业务存量,2020年底以后,该类产品余额为零。同样,叫停这类产品,对网点多、客户多的大型银行,影响有限;对中小银行的揽储影响还是比较大的。

苏筱芮也表示,随着智能存款、“靠档计息类”等创新存款产品被逐步规范,过往中小银行通过“高息”来吸引客户的途径被阻断,中小银行亟需通过其他方式来应对大行竞争与缓解揽储压力。

楼继伟:防止数据金融平台“大而不能倒”风险

广州日报讯(全媒体记者 林晓丽)“数据金融平台在我国发展很快,有相当的积极作用,依据收集的数据,分析借款方的风险特征,提供给贷款银行,帮助其获客和做出风险评估,这有利于补充银行特别是中小银行对小微企业的服务能力,但也有可能造成系统性风险。”对于金融科技平台的快速发展,在12月20日举行的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2020年会上,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主任、中国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发出重磅预警。楼继伟指出,如果单一数据金融平台占有的市场份额过大,扒出来的数据的真实性,以及风险评估模型出现的偏差,会导致大量的信贷坏账。

无独有偶,银保监会原副主席王兆星近日也表示,行业巨头对商业和数据价值高、公共属性强的数据形成一定的垄断,加剧了金融领域不公平。

那么,如何防范数据金融平台一家独大,以及产生的“大而不能倒”风险?楼继伟建议,可以限制与单一平台合作的银行数量,比如不得超过与10家或15家银行合作,并且在同样的监管条件下,允许多家平台开展类似业务,以形成竞争。

“平台如果服务上百家银行,虽然效率最高,但是风险最大,就不得不在效率和风险之间做出平衡。防止赢者通吃、大而不能倒,留下系统性风险隐患。”楼继伟说。(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林晓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