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居民方先生曾是共享汽车的首批“尝鲜者”。2017年共享汽车刚刚在市面上兴起,他就支付了押金、提交了自己的驾照等身份信息,积极拥抱这一新鲜事物。

“刚开始一两年开得还挺多,最近一两年很少开了。”方先生说,共享汽车可以提车和退车的点位布局少,还经常被其他非共享车占据,“有一次我跑了附近的两个点还是没法还车,只能把车停在了工作地点,工作时让车继续计费,最后这趟短途出行花了我80多元。”

方先生说,是否安全、干净、即时可上路也是一个考量因素。刚开始推出时,共享汽车的车况都比较好,大家也乐于保持车内整洁,但随着时间推移,打开车门后发现不够整洁的概率越来越大,还经常遇到车辆充电不满的情况。“这样下来,如果最近的取车地点只有一辆车,我就不敢冒险,只能去车辆更多一些的点‘挑一挑’,从而增加了时间成本,也降低了共享汽车原本的便捷优势。”

“终结”方先生使用共享汽车习惯的“最后一根稻草”则是疫情。方先生坦言,疫情后,自己几乎很少使用共享类产品,而是购置了一辆新车用于接送家人上下班,“感觉更放心”,方先生说。

与方先生的直观感觉类似,疫情给交通行业一度带来巨大冲击,“高歌猛进”的共享汽车行业正在经历变革期。

享道出行CEO吴冰说,疫情期间,出行业务随着用户出行需求骤减而受到了较大影响。疫情防控常态化后,用户出行需求逐渐恢复,并正在发生一系列变化,安全、健康正在成为大众出行的首要需求。“享道出行不断加码防疫力度,2020年6月开始,专车相关业务量便恢复到疫情前水平,下半年开始,享道租车适时调整经营策略,业务也得以恢复发展。”

享道出行的“触底反弹”得到了行业认可。吴冰介绍,2020年12月28日,享道出行宣布完成了阿里巴巴与宁德时代超3亿元A轮融资,是2020年唯一一家公开宣布获得投资的出行平台。

吴冰说,共享经济从“元年”开始走到今天,随着市场的飞速发展,用户的出行场景不断丰富,出行需求呈现碎片化、多元化和个性化趋势,多种出行服务的组合才能满足用户的出行需求,未来不再是单体交通方式就能“走遍天下”,而是需要构建全场景智慧出行综合体,满足多元化出行需求。

比如,随着长三角一体化的深入,享道出行正在加速实现长三角地区网约车、企业用车、个人租车、出租车全场景业务的覆盖,未来还将打造“网约车+场站”及“租车+场站”的1+1出行模式。“我们注意到,节假日期间,一些高频场景、重点区域的个人租车自驾游需求供不应求,短途跨城租车需求提升,我们也会加速布局,去满足这样的新兴需求,助力长三角城市群的联动发展。”

公安部数据显示,中国有将近一亿人是持有驾照但没有车的“本本族”。“个人的自助用车需求是存在的,‘随借随走,自助取还’的产品模式,依然拥有极其广阔且富有想象力的市场。”吴冰说。

吴冰介绍,目前,EVCARD全时租赁布局深入长三角、珠三角、成渝、京津冀等城市交通圈,网点覆盖以城市CBD和交通枢纽为主,租赁车辆覆盖新能源汽车和传统燃油车,全国注册会员近1000万。记者 周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