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销及广告宣传费大幅增长,千禾味业上半年净利却下降六成。8月19日,主打“零添加”酱油的千禾味业相关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受原料价格上涨和促销宣传及广告费同比增幅较大影响,公司上半年净利润为6581.28万元,同比下滑58.09%。值得注意的是,千禾味业高管们似乎对业绩下滑早有准备,自去年以来,包括公司董事长伍超群在内的多位公司高管以及公募基金均频频减持公司股份。在业内人士看来,业绩下滑加上“零添加”标识的约束,让千禾味业的未来充满变数。

广告费猛增

延续了一季度业绩颓势,千禾味业上半年净利降幅进一步扩大。

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千禾味业实现营收8.86亿元,同比增长10.82%;净利润6581.28万元,同比下降58.09%。

“此次净利下降主要由于原材料价格上涨、公司强化品牌建设加大电视广告投放力度导致促销宣传及广告费同比增幅较大等原因所致。”千禾味业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千禾味业的营业成本为5.12亿元,同比增长27.39%。销售费用2.34亿元,同比增长38.35%,其中,促销及广告宣传费达1.54亿元,同比增加1.13亿元,增长279.68%。

值得注意的是,在千禾味业大手笔砸广告的情况下,今年上半年千禾味业的销售却未出现明显的增长。今年上半年,该公司营收增速仅为10.82%,远低于2020年上半年的34.53%。

对此,千禾味业的解释为,提升销量不是加大广告投入的主要目的。“上半年的广告投放主要是江苏卫视两季的《新相亲大会》,其主要诉求是提升品牌知名度,丰富品牌联想,从而形成品牌资产,提升销量是间接需求,而且是一个长期受益的过程。未来,千禾将继续优化广告投放策略,以达到更优的效果。”千禾味业相关负责人回复说。

在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看来,千禾味业投放的《新相亲大会》等广告,针对的主要是新生代消费群体,但从效果来看,上述投放转化率并不高,这也造成了销售成本过高,吞噬利润的问题。

高管减持,股价受挫

高管们似乎对千禾味业业绩下滑早有准备。自去年以来,包括伍超群在内的多位公司高管均多次减持公司股份。

Wind资讯显示,从2020年初到去年2月底,伍超群减持50多次,累计套现超过10亿元;千禾味业董事、伍超群的侄子伍建勇减持套现超过5.8亿元。其他高管紧随其后。数据显示,千禾味业的董秘吕科霖、董事胡高宏在2020年6月分别减持了5.25万股、8.72万股;2020年7月,千禾味业披露公司董事、监事、高管何天奎减持14.6万股,今年2月再减持16.9万股;2021年2月2日,千禾味业称公司董事、副总裁刘德华在1月29日减持30万股等。

对于为何在业绩增长乏力的情况下,千禾味业的实控人、高管们疯狂减持,千禾味业相关负责人表示,“高管的减持是基于个人资金需求,不代表日常经营或团队发生变动,目前高管人员稳定,未对公司产生影响”。

受业绩下滑、股东减持影响,千禾味业股价连番受挫。2021年2月10日,千禾味业创出了51.37元的高价,此后其股价一路下跌。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表示,千禾味业股价大跌,与其中期业绩不理想有着直接关系,再加上股东接连减持,更加重了资本市场对千禾味业未来业绩增长的担忧。

“零添加”概念遇阻

业绩下滑、高管减持、股价腰折……这难免让业界质疑,千禾味业的“零添加”概念不灵了?

资料显示,千禾味业原名恒泰实业,成立于1996年,起初主要产品是一种名为焦糖色的食品添加剂,2007年千禾味业首次提出“零添加”概念,以此概念来拓展中高端调味品市场,并于2016年成功上市。相关数据显示,“零添加”酱油占据了千禾味业酱油产品50%以上业务份额。

不过,年来国家在“零添加”方面有了更多监管。2020年7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食品标识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称:不得标注“对于食品中不含有或者未使用的物质,以‘不添加’‘零添加’‘不含有’或类似字样强调不含有或者未使用的”。

在朱丹蓬看来,企业所谓的“零添加”概念,在没有国家标准背书的情况下,更多是一种噱头。相关部门对市场上“零添加”一类的标识产品监管将进一步收紧。而这对于超过50%的酱油产品是“零添加”概念产品的千禾味业来说,将产生较大的影响。

对此,千禾味业相关负责人回应称,“目前上述管理办法尚未实施,具体内容如何尚不清楚,公司将会密切关注,具体影响要根据总局公布实施的正式文件做进一步评估”。

人无远虑必有忧。如果说国家对“零添加”的监管还尚未对千禾味业有明确的影响,那么业务规模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有着一定差距将成为千禾味业当下需要考虑的问题。数据显示,A股酱油类上市公司海天味业、中炬高新2020年营收分别为227.92亿元、51.23亿元,千禾味业营收为16.93亿元,不足海天味业1/10,也不及中炬高新一半。

“‘零添加’概念噱头大于实质,难以撑起千禾味业高端化的护城河,在海天味业、中炬高新等调味品龙头的挤压下,其竞争能力明显不足,后续成长也会乏力。随着监管的收紧,以及来自市场和竞争对手的围攻,千禾味业的‘零添加’概念还能讲多久,犹未可知。”业内人士称。(记者 郭秀娟 王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