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营承压、万能险抬头 “悬而未决”华夏保险又陷“停薪留职”风波

来源:中国经济网 2020-04-23 09:29:20

疫情之下,2019年刚入围“世界500强”的华夏保险开启了一个别样的“新纪元”。4月21日,一封华夏保险鼓励干部停薪留职自行创业的内部通知引发市场广泛讨论,更有业内人士质疑此举为“变相裁员”。事实上,对于华夏保险而言,降薪减员已非首次。去年开年,华夏保险减编减员控制薪酬的通知便在业内引起轩然大波。而鼓励干部停薪留职背后,华夏保险还面临经营承压、转型前路未卜等问题。同时,在保险行业回归保障的大趋势下,昔日万能险大户又“苗头”渐起。

鼓励停薪留职再创业

4月20日,华夏保险内部下发《关于鼓励管理干部停薪留职自行创业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称,受疫情影响,2020年公司经营利润压力增加,成本管控难度加大,为优化干部队伍结构,提升资源利用效率,公司鼓励B类及以上干部(尤其是年满45周岁以上的),经批准可选择停薪留职自行创业,期限不超过三年。《通知》一出,引发市场广泛讨论。有业内人士认为这属于“公司的市场化行为”,不过也有市场分析人士直言这是在“变相裁员”。

4月21日,针对下发上述《通知》背后的原因,华夏保险回应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一决定出于三方面考虑。首先是尊重部分同仁自主创业的决定。其次是直面市场竞争和人才挖脚。此外,是支持各单位自主经营、化解压力、提升效率。

“近年来公司实行市场化改革,化小经营单元,成本自担、自主经营。总部各部门、分公司内部各单位的薪酬总量都是固变分离计算提取。在此形势下,各单位也希望有适合的政策来疏导部分成本压力,提质增效,扬弃向前。”华夏保险相关负责人如是说。

虽然目前《通知》的落实情况尚不得而知,不过,这已非华夏保险首次降薪减员。2019年1月,华夏保险就曾发布《关于减编减员控制薪酬的通知》,表示将减员5%或减少薪资成本5%,这也让华夏保险成为公开消息可见的首家明确发文裁员控制薪酬的险企。彼时,华夏保险总裁赵子良还曾表示,要向任正非学习“放弃平庸员工”。而据华夏保险相关负责人透露,上述措施已落实完成。

万能险“抬头”

不管是优化行为还是变相裁员,华夏保险的选择总能在其业绩中找到一丝逻辑所在。华夏保险成立于2006年12月,是经原保监会批准设立的一家全国性、股份制人寿保险公司。2019年,华夏保险成功入围《财富》世界500强,位列第442位。不过,在2019年寿险公司“大丰收”的背景下,华夏保险却没有实现净利润的突飞猛进。

华夏保险披露的2019年的偿付能力报告数据显示,2019年华夏保险累计实现保险业务收入1827.95亿元,同比增长15.49%。同期,累计实现净利润7.16亿元,同比下滑77.16%。但根据行业数据显示,2019年寿险公司净利润实现2429.19亿元,较2018年的1165.65亿元同比大增108.4%。

就净利润增速与行业“脱节”的原因,北京商报记者发文采访华夏保险,不过,截至发稿前未收到相关回复。

此外,华夏保险曾赖以发展的万能险,也在行业风向转变的市场环境下成为“掣肘”。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近年来保险行业回归保障的大背景下,部分险企的万能险业务占比仍然较高,华夏保险也是其中之一,且从今年的数据来看,华夏保险旗下万能险业务收入占总保费收入的比例不降反升。

北京商报记者获得的一份同业交流数据显示,今年前两个月,华夏保险万能险的新增收入约为190.91亿元,占同期总保费收入461.02亿元的41.41%。而从2019年前两个月和2019年全年的情况看,这一比例则分别为30.61%和31.76%。也就是说,今年以来,华夏保险旗下万能险业务的占比迅速提升。

“经营万能险对于公司投资能力要求更高,需要处理好投资收益率与流动性的问题,由于万能险有预定利率,加上销售成本等,公司需要用投资去覆盖保单成本,同时结算利率的高低直接影响到退保率,并且也与现金流挂钩,其中,投资资产组合需要重点考虑现金流问题。”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精算研究院博士陈辉表示。

数据显示,华夏保险2019年净现金流为-101.85亿元。对此,该公司回应北京商报记者称,在负债端,2019年公司业务现金流呈净流入,全年业务发展稳中向好。在投资端,资产现金流呈净流出,2019年资本市场出现阶段性机会,公司适时调整短期投资策略,在一些关键时点增配股票类、债券类资产等,账户仓位随之提升,买入资产规模较多导致投资活动现金流为负。

加速线上转移

眼下,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影响也不容忽略。华夏保险回复北京商报记者称,短期内公司经营面临着一定压力,业务平台出现了一定波动。为将疫情不利影响降至最低、化危为机,公司积极调整思路,推进科技赋能保险产业链,加快推动线上经营转型,基本实现平稳过渡。总体来看,各项经营指标持续向好,公司长期向好的发展趋势没有改变。

事实上,早在2017年华夏保险制定“1212战略”五年发展规划时,战略核心即是以科技创新和管理创新为手段;2018年,该公司寄希望将“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物联网”等新兴技术全面赋能至各大营销和服务场景,重塑业务模式;2019年度计划工作会议上,华夏保险将发展愿景升级为“青春化、科技化、生态化”。如今科技转型三年,成效如何?对此问题,该公司并未进一步回应。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陈嘉宁表示,面对科技转型,险企需要基于相关的业务搭建相关的科技团队,开发或者采购相应的系统等,同时也需要时间、人才、资源、经费方面的大量投入,此外还需参考市场情况、监管态度等因素,而科技要转化为产能落地开花并不容易,通常汇聚资源优势的大型险企更容易成功。

此外,对于寿险公司转型,对外经贸大学保险学院副院长谢远涛指出,险企应该走差异化道路,寿险产品过于标准化,各个第三方公司通过保单责任分拆,把产品解析得很透彻,如果片面转化为价格战肯定不是均衡市场的结果,各个中小险企重点应该是找特色,在经济大行业背景的非上升期,除基础生命保障外,一方面应注重保收益,另一方面则是提供特色服务,找到创新点,例如,通过风险管理,实现服务的增值,或者借助保险科技来赋能。

值得一提的是,华夏保险大股东也一直“悬而未决”。继华资实业、中天金融相继抛出“入主”计划却双遭搁浅后,去年8月,市场再次传出正大集团收购华夏保险30%股权的消息。

标签:华夏保险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