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性心房颤动”(简称房颤)被认为是中风的罪魁祸首之一。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近日从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获悉,该院党委书记、心血管内科主任王景峰教授、谢双伦教授率领的心律失常团队妙用无水酒精消融的新方法,为一名药物治疗效果不佳的房颤患者解决了 “心病”。

今年55岁的饶叔三年前出现活动后心悸、胸闷症状,在当地医院检查并诊断为“持续性心房颤动”(房颤),心率最快有140次/分,药物治疗效果不佳。

谢双伦介绍,饶叔房颤的原因比较复杂。他曾患有高血压多年,由于没有规律服药,导致高血压性心脏病。雪上加霜的是,饶叔长期睡觉打鼾,被诊断为“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进一步导致心脏重塑,左心房左心室变大,左心房内径超过50毫米,而正常值在35毫米以下。

两年前,饶叔为治疗冠心病,植入一枚支架。经药物治疗后,他的血压控制得比较理想,心脏也比之前缩小了一点,但左心房内径依然达到47毫米。

“对于这种大左房的持续性房颤,需要彻底消融病灶才能提高成功率。” 谢双伦介绍,目前房颤消融领域的最大难点,就是经心内膜导管消融无法彻底毁损Marshall 静脉(韧带)及其附属结构。

这一静脉位于心外膜,传统消融要开胸或穿刺心包腔,创伤大,并发症风险高,很难推广。经过仔细分析患者的病情,谢双伦决定为饶叔实施“心房颤动射频消融+Marshall 静脉酒精消融术”这一新技术。

7月9日,房颤中心团队成功为饶叔实施了该项手术。谢双伦首先使用冠脉造影导管对患者的冠状静脉进行造影,准确定位,并将指引导丝送到了静脉远端,在导丝的支撑下,送入球囊到静脉近端,将球囊扩张完全封堵该静脉,再向其内推注2毫升无水酒精,饶叔房颤即转为正常心跳。整个酒精消融过程大约持续30分钟,饶叔没有表现出任何不适。

谢双伦介绍,Marshall静脉是房颤病灶之一,单纯化学消融并不能解决房颤所有的病灶,仍需结合常规导管消融,才能进一步提高房颤消融的成功率。经过酒精消融和常规射频消融后,饶叔恢复了正常心跳,于术后次日顺利出院,困扰他多年的“心病”终于被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