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京津冀协同发展中期目标节点之年,协同发展进入攻坚克难的关键阶段。

近日,在北京市委常委会召开的工作会议上,研究京津冀协同发展等事项是主要议题。会议研究了《关于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的实施方案》,指出要优化京津冀协同发展“一核两翼”推进机制,推动交界地区融合发展。

具体来看,要深化在生态环境、交通、公共服务等领域的合作机制,加强通武廊区域合作。健全京津冀区域市场一体化发展机制,深化产业链对接协作。

实际上,在这方面北京外围的卫星城市已探索多年。8月份,经过系统布展后的固安规划馆向公众全新亮相。可以说,固安县城的变迁史,一定程度上也是京津冀协同发展过程的缩影。

都市圈扩容提速

“今后五到十年,中国最大的结构性潜能是都市圈和城市群发展。”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说。

随着国内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经济恢复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都市圈对于经济带动作用再次受到各界关注。

“今后五到十年,中国最大的结构性潜能是都市圈和城市群发展。”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初步估算,今后十年,都市圈建设每年能为全国经济提供至少0.5到1个百分点的增长动能,不仅为应对疫情冲击,更将为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中速高质量发展提供有力支撑。

从都市圈发展阶段上看,核心城市会先凭借强大的产业基础和集聚能力,率先完成产业升级,这在我国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已经得以验证。接下来,核心城市辐射范围内的卫星城则会成为吸纳人口和产业的重要载体。

目前,在几大都市圈内,存在着大量劳动力由于工作地点和居住地点的分离,往返于都市圈中心和外围圈层之间的现象,这种情况在京津冀都市圈尤为明显,有很大一部分人是工作在北京,居住在环京的城镇,比如三河、固安、燕郊等卫星城。

“未来中国想要打造高质量发展,并拥有国际竞争力的都市圈,需要加速空间、基建、服务、产业、政策等多方面的一体化。”华夏幸福产业研究院院长顾强表示。

要想实现区域协同发展并非易事,尤其是在以往行政区划和政绩观念影响下,区域发展不平衡现象并不鲜见。自京津冀协同发展上升为国家重大战略以来,区域内如何协调发展一直备受关注。中央指出,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解决北京“大城市病”问题,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牛鼻子”。

从最易达成各方共识的交通基建入手,成为破局之道。上半年,尽管受疫情影响,但京津冀一体化的脚步并未停止,一批重大工程加快推进,经济稳步复苏。

在基础设施建设上,交通一体化的进展最快。去年底,北京至张家口高速铁路正式开通运营,与此同时,随着大兴国际机场、京雄城际铁路北京段开通运营,一张覆盖三地所有地级以上城市的综合立体交通网初步建成,京津冀交通一体化格局基本成型。

一直备受关注的大兴国际机场,自去年国庆节期间正式面向大众开放以来,已运营近一年时间。这一年来,围绕大兴机场的交通建设仍在不断完善。

今年3月29日上午,厦门航空公司一架航班平稳起飞,拉开了大兴机场2020年转场序幕,多家航空公司航班将陆续转场至大兴机场运营。之后,在4月12日、4月26日,南航、东航、厦航、重庆航、东海航分批转场至大兴机场,各航空公司陆续将在首都机场运营的部分或全部航班转至大兴机场运营。

8月上旬,大兴机场北线高速公路廊坊段正式投入使用;雄安新区至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快线项目已进入招标阶段。

固安的产业机遇

交通条件的逐步完善,使得固安的地理位置优势日益凸显,在承接北京产业转移,发展自身产业集群方面占据先机。

随着各大航空公司航班陆续转场,周围交通设施不断完善,距离大兴机场仅10公里的固安,空港时间提速。据了解,这里位于北京与石家庄、雄安新区、天津之间的发展轴上,京、冀的枢纽地带。交通条件的逐步完善,使得固安的地理位置优势日益凸显,在承接北京产业转移,发展自身产业集群方面占据先机。

以显示行业为例,作为现代工业中人机交互的重要载体,显示在商用、车载、3C产业、新零售等领域应用广泛,特别是随着5G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以及新基建领域的加快建设,万物互联时代脚步临近,显示行业将迎来庞大的市场需求。对于此类行业来说,便捷的交通运输条件、良好的科技创新环境必不可少。

以往,在投资运营层面,都市圈外围区域政府财力有限,难以承担对接中心城市的高强度基础设施和公共设施建设;受政府行政职能限制,难以构建跨区域联动、可持续发展的城市运营、产业运营模式。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种状况一直存在,尽管占据着环京的地理优势,但固安仍是一个传统的农业县。

直到2002年,华夏幸福与固安县政府合作以PPP模式建设运营产业新城。具体来说,产业新城开发性PPP是在现有PPP模式基础上,结合我国县域发展的需要,为其在规划设计服务、土地整理服务、基础设施建设、公共设施建设、产业发展服务、城市运营维护六大领域提供全流程综合性解决方案,为都市圈外圈层招商、引资,吸引高端人才、技术和产业。

这种模式下,政府和社会资本建立长期合作关系,提供以产业开发为核心的基础设施和城市运营等综合开发服务,社会资本承担主要管理责任和显著风险,投资回报原则上来自合作新增财政收入,并与绩效挂钩,实现激励相容。

在制定产业发展规划时,固安产业新城坚持龙头引领,创新驱动,多举措完善区域创新生态圈。在新型显示行业,华夏幸福帮助固安引进行业龙头企业维信诺。据了解,这是中国大陆第一家OLED产品供应商,其OLED(有机发光二极管)可广泛用于手机、电脑、车载显示和电视等产品中。

今年7月下旬,全球显示行业首次大型展会——2020中国(上海)国际显示技术及应用创新展(简称DICEXPO显示展)在上海举行,固安新型显示产业集群亮相参展。在展览现场,入驻固安产业新城的维信诺所展示的柔性显示电子书、智能出行、折叠技术、卷曲技术、量产产品等20余件展品吸引与会者频频驻足参观。

会上,与维信诺(固安)一道亮相的还有京东方(固安)、鼎材科技、翌光科技等固安显示行业上下游企业。这些企业都是固安产业新城近些年逐渐引入的,目前已形成千亿级新型显示产业集群。

正是这些企业和产业集群,使得固安在全球显示产业领域成为不可小觑的存在。据了解,全球显示产业领域高端峰会的春季行业趋势发布会连续两年在固安举办。近日,科技部火炬中心公布2020年第一批国家火炬特色产业基地名单,固安新型显示特色产业基地成为河北省唯一入选的特色产业基地。

经过多年深耕,目前固安产业新城不仅在新型显示产业形成规模优势,航空航天、生物医药等主打产业也已与北京形成紧密的协同发展关系。除此之外,科创服务、临空服务、文旅康养、都市农业等亦随之兴起。

同时,固安也在营造大力激发创新活力的政策环境。去年5月17日,“京南科创谷规划”正式发布,规划范围6.4平方公里,定位京南科创孵化策源地,聚焦拟上市的科创企业。至2025年,京南科创谷计划吸引10万高端人才集聚。

产业软实力方面,固安注重通过“人才+资本+技术”的全新运作模式打造。在人才方面,中国(河北)博士后成果转化基地,累计引进孵化类、初创类及产业化类各阶段博士后成果转化项目126个;在资本方面,河北博士后创业基金正式发布,重点投资科创领先性博士后项目;在技术方面,中国技术交易所落地固安,辐射京津冀,提供技术交易、研究咨询、项目孵化、成果转移四大类19项服务。

为更好地服务当地产业发展,今年5月17日,2020年固安首场城市招商全网推介活动成功举办,23个重大项目签约落户固安,大兴机场固安城市航站楼便是其中之一。据了解,大兴机场固安城市航站楼位于河北京南·固安高新区固安科创中心,紧邻大广高速固安出口,是大兴机场首家跨省市的异地航站楼,集航空值机、行李安检、行李托运、机场巴士、贵宾休息等功能为一体。

目前,大兴机场固安城市航站楼内装已经完成。可以预见的是,航站楼后续将全面提升固安交通、商务、商业配套能力和水平,尤其是对京南科创谷打造全球技术商业化中心起到积极作用。

提升居住“获得感”

固安一共有108所学校,在校小学生有54000人,以公立教育为主。

相对于交通建设、产业转移来说,京津冀公共服务协同发展更为复杂,更能让民众在协同发展中找到“获得感”,但这也是京津冀协同发展中长期存在的难点。

与北京比较,津冀两地在基本公共服务领域存在落差,部分在京单位职工拥有北京户口,能够享受到北京市的优质公共服务,而津冀两地难以满足高端人口对子女教育、基本医疗、社会保障等公共服务需求,普遍不愿搬离北京市域范围。

产业新城运营者也深知这一点,有人聚集才有产业,为此,在教育、医疗等普通民众最为关心的公共服务上,固安产业新城尤为重视。

今年8月初,固安南开学校招生发布会在固安科创中心进行。据了解,固安南开学校自2020年5月17日签约以来,各方一直积极助推学校落地,为加快南开学校在固安的开学步伐,进一步加紧京津冀三地优质教育资源在固安的共享进程,目前拟启动高中一年级及三年级招生,南开师资进行招生及教学,并计划于2年内开放全学龄段,将校舍、教育、教学管理、师资等全面实现落地。

目前,固安一共有108所学校,在校小学生有54000人,以公立教育为主。继北京八中固安分校2014年落地固安后,南开学校的到来,让固安优质教育资源“引进来”再下一城。

在医疗方面,固安建立幸福诊疗体系,健全完善的医疗资源,同时,华夏幸福还为固安产业新城引入北京的医疗资源,方便固安居民就医。

据了解,拥有10万平方米的大型商业综合体也将于2023年在区域内开业,将会为这里带来新的消费活力。

区域宜居性方面,产业新城从一开始就在全域积极推动绿色生态发展,先后建设了13万平方米孔雀大湖、20万平方米中央公园、11万平方米儿童公园,以及遍布全城的城市环线绿廊。目前,固安共有18座城市公园、600万平方米绿化覆盖、125公里林荫跑步道,再加上固安南部自有的富热田温泉资源,已经形成了良好的生态休闲环境。(本报记者吴静北京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