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净利润大幅下滑让刚上市的三生国健药业(上海)股份有限公司(688336.SH,以下简称“三生国健”)备受关注。

日前,公司发布的2020年半年度报告显示,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3.51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了32.0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776.68万元,比上年同期减少429.61%。

对于营收下滑,公司方面解释称,主要系报告期内益赛普收入受到竞争加剧及新冠疫情的双重影响。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在三生国健核心产品益赛普所面临的已上市竞品中,强生的欣普尼?嵊肜嗫?恕????男廾览?钟?019年分别通过常规准入、谈判准入、谈判准入的方式被纳入2019版国家医保目录乙类,自今年1月1日起生效。其中,修美乐?直荒扇胍奖:蟛?芳鄹窠捣???3%。

那么,疫情对上述产品销售的影响真的如此大吗?竞争对手纳入医保后所带来的大幅降价是否是三生国健上半年净利润大幅下滑的重要原因?

9月2日,三生国健相关负责人回应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疫情影响了前面几个月的销售,但5~6月份益赛普的销售已经逐步恢复。”

每天市场推广花39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于2002年的三生国健是中国第一批专注于抗体药物的创新型生物医药企业。公司主要产品包括用于治疗类风湿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和银屑病的全人源抗体类药物益普赛;预防肾移植引起的急性排斥反应的产品健尼哌。今年6月19日,三生国健自主研发的和化疗联合用于治疗HER2阳性的转移性乳腺癌的产品赛普汀正式获得国家药 品监督管理局(NMPA)批准。

具体来看,益赛普贡献了三生国健营收的绝大部分。根据三生国健此前发布的IPO招股书,2017~2019年,益赛普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00.00%、100.00%及99.84%。

从2005年登陆市场销售以来,三生国健具有高于行业水平的毛利率。招股书显示,三生国健2017~2019年的毛利率分别是90.51%、89.64%、87.60%,而同行业上市公司毛利率均值分别为74.56%、70.26%、78.56%。

三生国健相关负责人回应表示,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高一方面是因为生物药行业的特性,相比化学药而言,生物药毛利率普遍较高。另一方面是得益于公司多年积累的市场销售规模和产能优势,使得主要产品的生产成本能控制在较低水平。

公开资料显示,三生国健的产品销售以国内市场为主,少量销往国外市场。公司的销售模式分为两种:在国内市场,采用专业化学术推广模式;在国外市场,采用代理销售模式。 三生国健在2020年半年报中提及,公司拥有由 800余名经验丰富的销售专业人士组成的营销团队。

2017~2019年,三生国健销售费用分别为3.41亿元、3.68亿元、3.68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30.86%、32.21%、31.24%。具体来看,2017~2019年,三生国健销售费用中市场推广费用分别为1.86亿元、2.06亿元、1.9亿元。以2018年的2.06亿元粗略计算,三生国健每天花在市场推广上的钱就已经超过了56万元。

对于较高的销售费用,三生国健解释称,生物药在我国起步较晚,直到近40年才进入产业化阶段。其中单抗药物更是处于起步阶段。在此产业发展背景下,生物药在国内医生及患者中的普及与教育还存在较大提升空间,公司主要上市产品益赛普为处方药,即患者须凭借执业医师开具的处方才能购买与注射,因而在国内市场,公司采用专业化学术推广模式,通过自营销售团队负责药品的学术推广,定期为临床医生及其他医疗专家举办学术会议、研讨会及座谈会,并为临床医生提供药品的药理药效、用途、正确使用方法等临床用药指导以及最新临床研究相关理论与成果等,同时持续收集药品在临床用药过程中的一线反馈,进一步推动临床上的合理用药。

不过,有意思的是,记者注意到,即使在疫情比较严重的今年,三生国健销售费用依然较高。今年上半年,公司市场推广费为7120.7万元,平均每天为 39万元。

竞争对手降价超8成

尽管销售费用高企,激烈的市场竞争正在“蚕食”三生国健原本可观的利润蛋糕,而这似乎是上半年三生国健净利大幅下滑背后更为重要的原因。

从具体产品的销售来看,今年上半年,三生国健规格为12.5mg的益赛普销量为23.14万支,同比减少50.36%;规格为25mg的益赛普销量为49.26万支,同比减少20.94%。从销售收入来看,规格为12.5mg的益赛普今年上半年销售收入为7246.08万元,与2019年相比几乎腰斩;规格为25mg的益赛普销售收入为2.59亿元,比2019年减少25.45%。

三生国健此前亦在招股书中坦陈,根据公司敏感性分析结果,假设其他条件不变,当销售价格下降幅度位于5%~40%区间内,对应营业收入将下降4.9%~38.9%,税前利润将下降 12.1%~97.0%;如因市场竞争加大而出现销量下降,当销量下降幅度位于5%~40%区间内,对应营业收入将下降4.9%~38.9%,税前利润将下降10.9%~86.9%。

根据NMPA 和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截至今年1月底,中国一共有10款 TNF-α抑制剂药物获批上市。除益赛普以外,还有9款已上市竞品。

其中,强生的欣普尼?嵊肜嗫?恕????男廾览?钟?019年分别通过常规准入、谈判准入、谈判准入的方式被纳入2019版国家医保目录乙类,自2020年1月1日起生效。2019年11月修美乐?滞ü?奖L概蟹绞奖荒扇?019年医保目录,产品价格降幅超过83%。

百奥泰的阿达木单抗类似物格乐立?ⅰ⒑U?┮档陌⒋锬镜タ估嗨莆锇步∧??直鹩?2019年11月、12月获 NMPA批准上市,目前价格分别为1160元/支、1150元/支。

目前在不考虑赠药的情况下,部分竞争对手的年度治疗费用大幅低于益赛普66906元/年,例如修美乐?帜甓戎瘟品延?3540元/年、格乐立?⒛甓戎瘟品延梦?0160元/年、安健宁??甓戎瘟品延梦?9900元/年。

针对竞争对手所带来的竞争,三生国健负责人指出,生物制剂当前市场规模占比为25%,不过,生物制剂在国内的渗透率只有1%左右。“未来,自付费用降低,患者治疗意愿提升。随着风湿科的建设,竞争对手进入可以共同把这个市场越做越大。益赛普领导者先发优势比较明显。上半年面临竞争和疫情的影响,益赛普销售业绩有些压力,下半年有信心保持增长。”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记者注意到,益赛普的专利保护期也将在2021年到期,预计专利到期后市场竞争会更加激烈。

对此,三生国健方面表示,益赛普属于生物药,相对化学药,生物药分子结构更加复杂,在研发与生产质量控制方面的技术要求均更高,不同于化学药系由化学合成而来,生物药需进行细胞培养、多级纯化等工艺步骤,故即使是生物类似药在有效性、安全性等方面也可能会与原研药存在差异,仿制难度较大。

另一方面,公司是一家专注于抗体药物的创新型生物医药企业,自成立以来,始终坚持围绕抗体药物的国际重点疾病领域进行研究与开发。公司前瞻性构建了创新型抗体药物平台,具备从药物发现、临床前研究、中试研究、临床研究至产业化的体系化创新能力。公司目前拥有处于不同开发阶段、涵盖肿瘤、自身免疫性及眼科等疾病领域的17个主要在研抗体药物(包括9个处于临床及临床后阶段的在研药物、8个处于临床前阶段的在研药物)。(本报记者/张玉/上海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