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6日,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在2020中国国际金融年度论坛上表示,证监会将在新形势下加快推进资本市场的对外开放,以开放促改革,以市场化改革促更大的开放,形成资本市场高水平对外开放新格局,促进国内国际经济双循环发展。在引进外资的同时,也支持境内证券机构走出去。

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湛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一方面,“走出去”可以为国内券商提供更丰富的管理经验和历史案例,国内券商能够更好地从中汲取借鉴,提高海外子公司的自身服务能力水平,带动国内券商母公司的业务广度和深度;另一方面,“走出去”能够带来业务增量,丰富国内实体在海外的融资渠道,促进国内企业在海外的健康发展。

近年来,越来越多境内券商开始加大海外业务的布局,发展进入了“快车道”,主要通过对境外子公司增资,收购境外公司股权、发行GDR等。据东方财富数据显示,截至9月7日,A股上市券商中共计有12家公司开展了海外业务。年报显示,2019年共计海外收入240亿元人民币,排名前五的券商分别为海通证券、中信证券、国泰君安、华泰证券以及中国银河。

南开大学金融发展研究院院长田利辉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走出去”是国际竞争力的体现,与国外投行相比。本土券商需要“干中学”,提升专业能力,拓展海外市场份额。特别是与海外投行相比,国内券商在衍生品、做市和金融科技等方面存在短板。券商投行是中介服务机构,关键是人才和品牌,本土券商需要积极延揽高端国际人才,认真拓展自身品牌的国际影响,以期有朝一日,获得国际市场的话语权。当然,除了内生增长之外,并购境外投行也是本土券商国际业务高速发展的重要途径。

谈及与国际大投行存在的差距,川财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所所长陈雳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中资证券公司的国际业务模式主要是境内外联动,协助国内企业在我国香港上市、并购等,国际化程度相对较低,国际业务影响力和渗透力有待提高。境内券商的境外子公司往往在规模和服务水平上存在一定不足,大多数需要靠母公司不断增资。

在陈雳看来,优质券商“走出去”在能够带来业务增量的同时,可以更好地借鉴国外金融机构的管理和投资经验。

“走出去”后对资本市场的国际化影响有哪些?田利辉认为,“走出去”会提升境内券商机构的国际竞争力,有助于培养境内券商机构的国际业务能力、招募国际人才和形成国际化。

“券商‘走出去’一方面能够提升国际话语权。另一方面,能够提升中国金融市场国际地位。”陈雳如是说。(本报见习记者 刘伟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