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8日,农夫山泉在香港交易所正式上市。上市首日,农夫山泉高开,报39.8港元/股,涨幅为85.12%,总市值达4452.92亿港元。此后农夫山泉涨幅收窄,截至发稿,农夫山泉涨65%,报价35.35港元,市值3955亿港元。

由于疫情,农夫山泉团队没有去到港交所现场。不过据近农夫山泉人士透露,创始人钟睒睒原本也没有敲钟计划,全公司上下也没有安排任何庆祝活动。经历了传言到否认,再到递交招股说明书,“不上市家族”中的农夫山泉最终踏上资本市场的道路。

招股书显示,农夫山泉主营产品的市占率名列前茅,盈利能力也异常惊人。但在靓丽的财报背后,公司2019年的资产负债率大幅提升,短期偿债能力也出现滑坡,出现这种问题是因为公司历史上最豪气的一次分红。2019年的分红,公司实控人钟睒睒理论上可以分走近84亿元。

农夫山泉涨幅收窄至65%钟睒睒跌落首富,只坚持半小时

农夫山泉赴港上市,聚焦港交所挂牌仪式。农夫山泉定价21.5港元,冻资6777亿港元,钟睒睒持股84.4%。昨日暗盘农夫山泉飙升1倍,今日开盘,农夫山泉涨85.12%,此后农夫山泉涨幅收窄,截至发稿,农夫山泉涨65%,报价35.35港元,市值3955亿港元。

目前,钟睒睒持股万泰生物74.23%股权,按今日860亿市值计算,钟睒睒持股万泰生物市值为638亿元人民币,折合724亿港元。农夫山泉上市后总股本大约为111.9亿股,最大股东持股84.4%(钟睒睒),以此计算,钟睒睒持有两家公司市值4062亿港元,折合524亿美元,位列第二大富豪,首富之位只坚持了半个小时。

福布斯实时数据显示,马化腾身家为568亿美元,马云身家为513亿美元。

卖水赚钱吗?1元矿泉水6毛利!

根据招股书,2017年至2019年,农夫山泉的收入分别为174.91亿元、204.75亿元和240.21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7.2%;净利润则分别为33.86亿元、36.12亿元和49.54亿元,净利润率分别为19.4%、17.6%及20.6%。无论营收还是净利的增长率都高于国内外软饮料行业的平均水平。这意味着,我们“大自然的搬运工”农夫山泉一年卖水就赚了50亿元。

卖水有多赚钱?根据招股书,公司2019年包装饮用水毛利率高达60.2%,茶饮料和功能饮料的毛利率也超过了50%。这也意味着,我们常喝的农夫山泉矿泉水,每1元钱的销售收入可以给农夫山泉带来6毛钱的毛利。

据公司招股书,截至2019年12月31日,根据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公司拥有可分派储备人民币91.75亿元。

既然那么有钱,为何还有赴港上市?

左手贷款,右手分红

短期偿债能力滑坡钟睒睒分走近84亿

招股书显示,公司的业绩比较靓丽。然而在靓丽业绩的背后,农夫山泉2019年度资产负债率大幅提升。并且,公司2019年的短期偿债能力也大幅走弱。

招股书显示,农夫山泉在2019年大手笔分红95.98亿元,导致结构性存款由2018年末的36亿元减少至2019年末的2亿元,现金及银行结余减少了6.81亿元。

有意思是,农夫山泉2017年和2018年的分红金额都为3.67亿元,2019年的分红是前两年的26倍。

更有意思的是,农夫山泉在2019年还曾借款10亿元抵消因分红流出的近96亿元现金。财报显示,农夫山泉2018年的计息借贷为0,2019年猛增至10亿元。

递交IPO申请的前一年“最土豪”分红,甚至不惜贷款增加公司偿债压力,农夫山泉的操作实在令人费解。按照最后实际可行日期,公司实控人钟睒睒持有农夫山泉全部股本中约87.4472%的权益,根据这个比例推算,钟睒睒2019年可获得分红约83.9亿元。

“大自然的搬运工”农夫山泉屡陷“水源地之争”

1998年,农夫山泉提出了天然水的营销概念。在宣传上,农夫山泉首次提出了“我们不生产水,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但也正是“天然水”的标签,让农夫山泉不止一次陷入“水源地危机”的舆论漩涡。

今年年初,农夫山泉陷入“毁林取水”的风波。据央视等多家媒体报道,农夫山泉在武夷山国家公园周围取水时毁坏植被,此事件还被登上“315饮料丑闻争议榜”,公司甚至被网友调侃为“大自然的拆迁队”。

据《商学院》报道,国内知名品牌策略专家沈博元表示:“农夫山泉早期发展的主要战场是以华东区为主。农夫山泉总部地处浙江,加之华东地区的消费力、对于品牌的认知度及重视程度高于国内许多地区,所以农夫山泉品牌的营销动作先从华东地区发力,之后再慢慢渗透到全国,而福建武夷山厂也是农夫山泉这几年基于拓展全国瓶装水市场的计划之一。农夫山泉在进行生产扩张的同时,也在跟消费者沟通其品牌内涵与价值,因为它要凸显自身的差异化。”

事实上,这并不是农夫山泉第一次被爆“水源地危机”。2009年,农夫山泉最为核心的千岛湖水源,被指不适合饮用,只适用于工业用水。2013年,农夫山泉被指水中现黑色不明物,公司回应,黑色不明物是矿物盐析出。同为2013年,农夫山泉丹江口水源地被指“垃圾围城”,其中不乏疑似医用废弃药瓶。2018年,农夫山泉欲在新西兰购置水源地,但遭万人抵制,称新西兰正面临被“挖空”的危险。

目前,越来越多的瓶装水企业已开始水源地“争夺战”。农夫山泉疑似“毁林取水”事件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瓶装水企业对水源地迫切的需求。

前瞻产业研究院报告指出,消费升级趋势下,消费者更注重产品带来的附加值,水源地的差异化将成为产品附加值的体现。天然矿泉水已经成为行业主流的换挡方向,而优质水源地所产生的差异化也成为了企业的竞争优势。

沈博元认为,未来,瓶装水企业将持续打品牌概念,企业间的竞争将围绕“谁家的水源相对纯净,谁家的水工艺比较好”来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