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18日晚间,证监会发布消息,重庆银行等多家公司在A股的IPO获得核准,企业及其承销商将分别与交易所协商确定发行日程,并陆续刊登招股文件。早在2018年6月15日,重庆银行就向证监会递交过IPO招股书,当时的保荐机构为招商证券和中信建投两家,但因为种种原因,当时被中止。受此利好,重庆银行港股的股价走出了上涨趋势。

A股IPO终成正果,

补充资本金收效还有待观察

据官方资料显示:重庆银行企业品牌形象全面提升,成为第一家在港交所定向增发的内地上市城商行。英国《银行家》对全球千家银行 2019 年度排名中,重庆银行列 247 位,位列全球银行前 300强。2019年,国际评级公司标准普尔(S&P Global Ratings)给予重庆银行“BBB-”长期发行人信用评级以及“A-3”短期发行人信用评级,评级展望为:稳定。同时,给予重庆银行“cnA”的长期大中华区规模评级及“cnA-2”的短期大中华区规模评级。该信用评级结果在目前有国际评级的城市商业银行中位于最高水平。截止2020年6月30日,重庆银行下设143家分支机构,员工总数达4303人,网点覆盖了重庆市所有区县,并先后在成都、贵阳、西安设立了分支行。

招股书中称,本次公开发行所募集资金将用于补充其核心一级资本。半年报显示,重庆银行于2020年6月末的资本充足率为12.84%,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76%,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52%。

根据银保监会官网近期公布的2020年三季度银行业保险业主要监管指标数据情况,资本充足率方面,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44%,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67%,资本充足率为14.41%。重庆银行的上述三项指标均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回顾重庆银行成功港股IPO之后,补充资本金收效并不明显。2015年成功港股IPO之后,通过定增、发永续债等多种手段补充资本金,重庆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从2016年的9.82%持续震荡走低,到了2019年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51%,总体呈现下滑趋势(如上图)。今年的新冠疫情造成多数中小企业与个人家庭资金链出现危机,商业银行不仅不能收紧放贷,还要加大资金投向市场,资本充足率更加迫切地需要补充资本,来增强风险抵御能力和信贷投放能力。

重庆银行增资“马上消费金融”

带来的“隐忧”

据招股书披露:早在2017年,重庆银行就出资入股了“马上消费金融”。

紫荆君检索网络发现,有关马上消费金融高利贷、非法催讨等信息铺天盖地。

报告期内,重庆银行多次对马上消费金融进行了增资:截至2020年6月30日、2019年12月31日、2018年12月31日和2017年12月31日,本行长期股权投资分别为18.31亿元、18.02亿元、16.38亿元和11.13亿元。

隐忧一:马上消费金融贷款利息过高,违规处罚风险较大。据公开信息显示,2019年马上金融引入金融机构股东,发型首期ABS规模达20.9亿,又于今年的4月再发ABS——“安逸花2020年第一期个人消费贷款资产支持证券”,规模约为17.05亿元。这么做的目的可以极大限度的降低融资成本,而对外的放贷利率却没有跟着降低,相当于在原有利润的基础上放大了杠杆,但是却给借款者带来极大负担。

中国银监会主席郭树清曾在回答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提问时表示:银行是防范金融风险攻坚战的主战场,目前首要的问题是把杠杆率稳定下来,并尽可能降下来,企业、政府杠杆率要降低,居民家庭的杠杆率也要降低。郭树清说,居民家庭借钱消费、买房投资增长速度非常快,这很危险。“我们是个高储蓄的国家,过去是我们的很大的优势,如果借钱比存钱增长得快的话,我们这个优势就会丧失。所以降杠杆非常重要,要继续做好这方面的工作”。

P2P的整治已经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但持牌金融机构放出高利贷的事件已经成为社会一个新的“毒瘤”。根据8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新修订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取代原《规定》中“以24%和36%为基准的两线三区”的规定,大幅度降低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具体而言,以2020年7月20日发布的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3.85%的4倍计算,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调整为15.4%,而马上消费金融的年平均贷款利率在18%-24%。

隐忧二:马上消费金融授信质量较差,存在大量不良风险。使用马上消费金融的用户多数是没有正式工作的低收入家庭(如下图,98%的借款人职业为其他),根据2019年相关数据,低收入组和中间偏下收入组共40%家庭户对应的人口为6.1亿人,年人均收入不超过5万,马上消费金融的使用人群就是这些人,本来生活就拮据,还要承受过高的贷款利息。

从年龄结构来看,马上金融的用户主要集中在30-40岁之间。

可以说,这个年龄段的人群是生活压力最大的一个群体,上有老,下有下,正处在中年危机当中,过高的贷款利息只会是“饮鸩止渴”,一旦出现逾期过多,严重损伤“征信报告”,就会进一步阻断正规银行的融资通道,造成恶性循环。除了隐忧之外,重庆银行的发展确实有其独到之处,就拿创新来说是真的付出了行动,落到了实处。

重庆银行是

名副其实的“创新银行”

在所有的城市上市商业银行当中,重庆银行的创新能力是值得赞许的,一直走在同业的前列,尤其推出的大力扶持科技型创新企业的贷款产品。

据2019年国务院第六次大督查,发现了32项典型经验做法给予表扬,其中就包括“重庆探索知识价值信用贷款改革打开科技型企业轻资产融资之门”。该产品就是重庆银行推出的专门为科技创新型企业服务的信用类贷款产品,不仅不用抵押和担保,还款方式还是“先息后本”,还款压力非常低。

据悉,重庆开展科技型企业知识价值信用贷款改革试点已两年有余,通过积极探索建立轻资化、信用化、便利化的债权融资新模式,让科技型企业凭借自身知识价值的信用换来“真金白银”,融资成本降低50%,有效缓解了融资难、融资贵难题,地方经济更因科技中小企业的发展得到有力推动,可以说实现了企业、银行、政府的共赢。

2020年注定是极不平凡的一年,也是重庆银行转型发展至关重要的一年。希望重庆银行把投资者和客户的期盼,转化为前进的动力,担负起发展的责任,坚守‘服务地方经济、服务中小企业、服务城乡居民’定位,加大服务实体经济力度,交出让投资者及社会各界满意的答卷。A股IPO之后的重庆银行,中华网财经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