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期间,江苏各地新人们纷纷选择“黄金周”作为举办婚礼的“黄金期”,这七天也成为观察婚俗的最佳窗口期。江苏有南京市建邺区、盐城市东台市和无锡市滨湖区3个全国婚俗改革实验区,婚俗究竟怎么改?

南京大学社会学院副院长陈友华教授认为,民政部试点提倡改革婚俗是可取的做法,为爱“减负”,移风易俗,需要摸清婚俗中的“根”,才能更好地倡导改革。

“婚丧习俗是地方文化观念最集中的展示平台。”陈友华说,婚俗礼仪形成的背后是长期历史积淀的结果,因此改革不能“一刀切”。婚俗本身也会“自我迭代更新”,不适应时代发展的婚俗会被新一代年轻人舍弃。而且,提倡新婚俗还要建立在研究婚俗深层次原因的基础上。

陈友华在山东省潍坊市峡山区的D村进行了一项实证研究,调研D村2016年至2020年间有结婚事项的家庭。研究显示,D村村民的财富主要花在婚姻方面,有村民22岁时就开始为孩子20年后的娶妻攒钱。因婚配致贫或返贫现象在我国农村并不鲜见,子女也往往因婚配提前过上本不应该属于他们的相对富裕的生活。

这一现象有深层次的社会现实和观念上的原因。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表明,我国总人口性别比为105.1(以女性为100,男性对女性的比例)。“性别结构失衡让男性相对而言不容易找到伴侣,因此彩礼更高或者以在城市买房为代表的另一种形式的彩礼,成为男性在婚姻市场中努力提高竞争力的惯常做法。”陈友华介绍,中国的部分男性和女性在婚姻中仍无法获得同等的权利,传统社会是单姓偏重的社会,男性享有财产和姓氏继承的权利。“改变这些深层原因,才能从根源上改变一些不被提倡的婚俗。”

可喜的是,情况已在发生改变,城市中婚配消费一般会由男女双方共同承担,在农村虽还是以男方承担为主,但也在逐渐变化。伴随着经济发展、社会变迁与少子化,D村重男轻女思想也在逐渐弱化,特别是双独家庭,婚姻双方会共同准备婚配金额作为新婚家庭的“第一桶金”。

新华日报·交汇点记者 刘春 金亦炜 唐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