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3日,《江苏省“十四五”养老服务发展规划》(以下简称《规划》)发布,《规划》显示,“十三五”时期,全省养老服务体系建设虽然取得长足进步,但养老服务人才存在较大缺口。

同日,南京城市职业学院迎来了新一批学子,其中,231名学子进入了该校智慧健康养老服务与管理等相关专业。从全省来看,在职业教育层面探索此类人才培养的学校可谓是凤毛麟角。“这个专业到底学什么?”不少新生提出了疑问。

“爷爷放松,我给你量一下血压。”“这几天睡眠怎么样?”眼前这个笑意盈盈和养老机构中的老人说话的女孩叫何诗晗,只有19岁。就读于南京城市职业学院康养工程学院,在智慧健康养老服务与管理专业已经第三个年头。

“老龄化问题越来越严重,未来肯定需要更多专业的从事养老行业的人。”何诗晗曾经学过护理,有老年护理的专业背景,在一个契机下转到了智慧健康养老服务与管理。她坦言,起初自己接触到的都是老年人生活照料等课程,“和普通护工区别在哪”也是她最开始的困惑。

随着课程的不断深入和升级,对老年人心理、照料、康复、活动设计以及养老机构运营管理等全方位的了解后,何诗晗对这个专业有了更新的了解,养老不仅仅是要从生活上关心老人,而是要关注老年人的身心健康和生活质量,“这也正是我们专业的意义所在。” 何诗晗说,对老人照料不仅停留在专业层面,还需要有坚持的“信念”以及人文情怀。

基层工作十分辛苦,她毫不在意地说:“工作肯定要从一线做起,才能更直接地与老年人交流,了解他们的需求。”虽然辛苦,但何诗晗对自己的工作充满了信心,她说,养老工作对社会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养老机构也是帮助老年人智慧养老、科学养老的好去处。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老年人的晚年生活更好地度过。

她谈到目前社会上仍然对从事养老工作的人戴着“有色眼镜”,看低这一职业。她家里所在的农村地区,还留存着“让父母进养老院=不孝”的老旧观念。南京城市职业学院康养工程学院书记、院长蔡平也正视这些“误解”,她告诉记者,这些误解既来自家长和学生,他们认为工作没有技术含量;也来自社会公众对职业发展前景的不认可,认为养老机构自身没有“造血”能力。

“正是有这些误解,才需要我们通过社区康养职业人才的培养来加以证明:养老行业人才应当是在康复运动心理方面、在健康生活方式的指导和营养膳食方面都精通的复合型人才,区别于我们一般公众所认为的简单重复的劳动。”蔡平补充。

根据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江苏省常住人口共8474.8万人,其中,60周岁以上老年人口1850.53万人、占常住人口总数的21.84%,65周岁以上老年人口1372.65万人、占常住人口总数的16.2%。随着人口基数增加,养老行业服务需求呈现出了不少新特点,《规划》显示,一方面,全省人均预期寿命已超过78周岁。随着高龄老年人数量增多,老年人的带病率、失能率不断上升,全社会对于生活照料、社会支持、康复护理、长期照护、老年医疗等专业化养老服务需求持续增加,而这些都需要专业养老服务人才团队的支撑。

“虽然我们培养了专业养老服务人才,但人才流失的现象还是存在的。”蔡平建议,为了养老服务行业更好地发展,社会对人才的使用要分类型、分层次,根据学生不同的特点分散到护理、运营、管理等不同的岗位中去。而不是现在一些养老机构的做法,将学生限制在护理员的岗位上,打消了学生在职业发展中丰富的可能性和积极性。

《规划》显示:“十四五”时期我国步入新发展阶段,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广大老年人的服务需求逐渐从保障生存型向品质生活型转变;消费理念逐渐从日常必需型向享受发展型转变;社会角色逐渐从接受照顾型向寻求社会参与型转变。这需要进一步深化养老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需求侧管理,推动养老服务提质增效,不断满足老年人日益增长的多层次多样化服务需求,有“专业化、精细化”养老人才赋能,全省养老服务高质量发展未来可期。

家家都有老人,人人都会老,关爱今天的老人,其实就是关心明天的自己,让老年人拥有幸福的晚年,后代人也可以看到可期的未来。相信不久的未来,会有更多年轻人会投身养老行业,成为构建“原居养老、社区安老、机构托老”三位一体“苏适养老”服务体系的一员。

记者 王拓 蒋明睿 王子杰